专栏作家希望位置位置

时间:2021-02-26 15:18:10

安静的城,安静的夜,空气也安静的似乎停止了流动。多年的神经衰弱像一双大手紧紧箍着我的脑袋,浑浑噩噩,头疼欲裂,太阳穴突突乱跳。我又吃了两颗胶囊,披衣起床,脚步踉踉跄跄地向楼外走去。

一阵凉风吹来,清爽的感觉立刻遍布全身,头脑似乎也清醒了许多。寂静的街道上,路灯用昏黄的眼神注视着我,槐树拖着长长的影子跟随着我的脚步在这静谧的凌晨游荡。突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伴随着一声声低沉沙哑的呼唤:“根儿啊,根儿啊……”

我已无数次听到过这个声音而他当时在统计局工作的年薪也只有4.7万澳元。,这声音是那么凄凉,那么痛苦,是那么悲恸欲绝。但是,当这个声音真真切切出现在我面前,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松弛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是两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看年纪都在六十多岁。老汉上身穿一件露出棉花的破军袄,外面罩着环卫工黄白相间的马甲,在橘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醒目,布满沟壑的脸上充满着辛酸与无奈。声音是老妇人发出的。她佝偻着腰,发白的头发散布在惊恐的脸上,两手紧紧拽着老汉的胳膊,口中不停地呼喊着。老汉肩上扛着一把缠着布条的扫帚,右手紧紧掺扶着步履踉跄的老妇人,慢慢在街道上移动。

我紧走几步,一边接过老人肩上的扫帚,一边试探着问道:“大哥,起这么早?”

他瞅了瞅我:“不早啦,规定的就是三点钟,要检查呢。”他略微顿了顿,问我道:“你怎么不睡觉?”

我苦笑了笑:“老毛病,神经衰弱。”

“怎么不治治?”

“治不好,要带到墓坑里啰。”

他沉默一下,又说道:“一样的命,不公平,不公平啊……”

猛然,一旁的老妇人又呼唤道:“根儿啊,根儿啊……”

“这是?”我不解地问:“大嫂这是怎么啦?”

“唉,几年了,也是治不好哇。”老汉声音低沉地说着,一边用手擦着眼角。

我的心中跳过一丝不详的预感,默默地跟随他们来到工作的地段。老汉松开牵着妇人的手,接过我手上的扫帚,用力地扫起大街。一旁的老妇人随即弯下腰,用手捡着地上的纸片,凑在眼前仔细地翻看着,一边喃喃自语:“相片,相片,根儿的相片……”

秋风瑟瑟,暗夜寂寂。我反正睡不着,索性跟着他们,听老人讲诉他家的故事。

邱家寨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前临白河水,后靠凤凰山。寨中四十多户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宛如世外桃源。改革开放以来,计划生育的春风也席卷着这个安逸恬静的小山村,人丁兴旺的邱家寨自然也卷进了独生子女的大潮。老邱夫妻只有一个儿子,虽然不是儿女齐全,但家里也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转瞬间,儿子根儿到了上学的年纪。报名时,老师给起了个大名,叫作邱鹏飞,意喻大鹏展翅,翱翔高飞。这小鹏飞很是给爹娘争光,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人又本份,不高言,没恶语;见人不笑不开言,不尊称不说话,全村人都夸,老邱家出了个文曲星。老邱夫妻脸上笑出一朵花,十几年的辛辛苦苦,值啊。

一恍忽,鹏飞大学毕业了。

这天,秋风温柔柔地唱着歌,秋阳暖融融地抚摸着邱家寨的青树红墙,又是一个喜气洋洋的好日子。鹏飞从学校回家已经几天了,老邱夫妇看着儿子高高大大的身影,心中充满了自豪与希望。

“爸,妈,”儿子笑眯眯地开口道:“给你们商量个事。”

妈妈脸上洋溢着笑容,嗔怪道:“一家人,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说唄。”

“是这样,刚才我同学来了个信息,说是有一个发展的好机会。我想参加,你们同意不?”

“根儿,只要是你看准的事情,爹娘都支持。说吧,什么条件。”老邱望着儿子,眼神中流露出关爱与信任。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条件,就是要五千块钱资金。”

“不多。根儿妈,把卖猪的六千块都拿出来。穷家富路嘛。”

第二天,太阳刚刚爬上东山,鹏飞走了。老邱夫妇看着儿子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忽然涌出说不出的牵挂与担忧。

一天,两天,三天……

“根儿怎么不来个呢?”根儿妈担忧地问老邱:“你给孩子打个吧,我不放心。”当前排名位居西部倒数第二

“刚刚打过了,联系不上。”

根儿妈着急地说:“再打打,说不准能打通。”

老邱急忙拨响了,里响起温柔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是空号,您拨打的是空号。”

怎么会是空号,老邱不安地和老伴商量:“再等等?”

又是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过去了,鹏飞还是没有消息。在村长的陪同下,老两口来到派出所。

派出所黄所长问了情况,又拨了几遍鹏飞的,得到的回答都是空号。黄所长沉吟着说:“有可能是误入了传销组织。这样吧,我把你们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再放在互联上通报,说不定有希望找到。你们先回去,等消息吧。”

听了所长的话,根儿妈“噗通”跪在黄所长面前,老泪纵横,苦苦哀求着:“帮帮我,帮帮我们找回儿子,我给你磕头了。”

黄所长慌忙掺扶着根儿妈:“老人家,我们会尽力的,这是我们的职责。”

从镇上回来以后,夫妻俩陷入极度的痛苦与思念之中。根儿妈整天以泪洗面,神情恍惚,拿着根儿的相片一遍又一遍地念叨:“根儿回家,根儿回家……”

不长时间,根儿妈的头发全白了,两眼充满血丝,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老邱喂她饭,勉强咽几口就嚷嚷着要给根儿留着,根儿的一件上衣她紧紧抱在怀里,根儿的相片她紧紧拿在手里,嘴里不停呼喊着:“根儿啊,根儿啊……”

根儿妈神经出了问题,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于是,在村委会的协作下,根儿妈住进了医院。经过两个月的治疗,根儿妈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对儿子的极度思念,却使老人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没有办法了?”我问道:“这几年还是没有消息?”

“没有,唉,”老邱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深邃的天空,声音凄凉地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是命啊。”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两眼漫无目的地飘移着:“我把儿子的相片和衣物全部藏了起来,来到县城打工,一边给老婆子治病,一边等着孩子回家。”他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手中的扫帚滑落在地上。

忽然,一旁的根儿妈面朝东方,大声呼喊着:“根儿,根儿回来啦!”

我和老邱一起向东方望去——一道道晨曦从天边升起,像似一个个金色的身影扑面而来。我心中默默祝福,会回来的,这漫天朝霞,不就是希望么?

共 2 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娓娓道来的是一个凄凉的故事。本来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一个优秀的孩子,因为误入歧途,生死不明,让思念成疾的母亲身患失眠之疼,无奈的父亲远走他乡,带着老伴在外谋生寻找着儿子。小说很好反映了现在年轻人为了工作而误入传销的事件,让人唏嘘同时,给人警示。佳作,推荐共赏!【:阳媚】【江山部精品推荐01711 002】

1楼文友: 14:17:0 因为昨天被其他栏目点了没退出,所以延误险了编发,请友友谅解!期待你更多佳作!

2楼文友:- 0 21:46:4 谢谢主编的鼓励!等待小说征文再次輝煌。

楼文友:- 0 2 :01:05 的确是一个宣传现实生活的好作品,祝贺。

4楼文友: 10:29:29 贴近生活的作品。

铜仁哪医院治疗白癜风好天津阴道炎齐齐哈尔牛皮癣治疗费用

吉林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成都治疗子宫性不孕西安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薏芽健脾凝胶吃法
蚌埠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昆明不孕不育哪家好
相关阅读
什么是水性花岗岩涂料水性花岗岩涂料价格.源泉 2021-03-26

什么是水性花岗岩涂料 水性花岗岩涂料价格 如今的家装中大家想要自己的外墙涂料既环保节能又有内涵吗?今天装修给大家一种环保节能超仿真的涂料——水性花岗岩涂料以及它的价格如何?赶紧来看看吧! 水性花岗岩涂料简介 水

有色金属继续坚定看好贵金属牛市荐股DG 2021-03-26

有色金属:继续坚定看好贵金属牛市 荐7股 类别: 机构: 研究员: 实际却是社会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摘要] 事件描述贵金属行业跟踪点评报告。美联储官员态度转鹰,黄金小幅调整。近日美联储票委Bullard表达仍有一次加息的

什么是水性家具漆水性家具漆价格.DG 2021-03-26

什么是水性家具漆 水性家具漆价格 如果在墙面漆行业里,多数消费者都知道水性漆,但是,到家具行业里,却极少有消费者知道,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水性漆在家具的使用上存在着相关标准缺失、成本高、施工频繁等问题。那

什么是水床垫儿童睡水床垫好不好.蹭飞 2021-03-26

什么是水床垫 儿童睡水床垫好不好 现在的人对睡眠质量愈来愈看重,因此无论是在卧室装扮中还是床垫的挑选上都会花上一番心思。就拿床垫来说,市场上有许多材质的床垫,比如弹簧的、椰棕的、乳胶的等等,还有一种水床垫

有色金属紧盯钴锂需求环比荐股源泉 2021-03-26

有色金属:紧盯钴锂需求环比 荐4股 类别: 机构: 研究员: [摘要] 报告要点紧盯钴锂需求环比,关注稀土、重视新能源对高端磁材的需求驱动尽管LME期锌短期反弹,但基于需求预期,我们总体维持对于基本金属商品价格的谨慎

美式风格装修时尚活力家居.源泉 2021-03-24

120㎡美式风格装修 时尚活力家居 美式风格看起来高贵舒适,许多人都喜欢这样的装修风格。今天为大家介绍一个美式装修风格,面积120平方米,一个理想的家居环境。 面积:120平 风格:美式风格 参考造价:19万 入门处打造了黄

友情链接